« 奇妙なことに | トップページ | 敷眼膜也是講究最佳時間的 »

2016年7月19日 (火)

孤單的遠走

夜,靜默了我所有的語言,只有一些不知名的救世軍卜維廉中學昆蟲還在訴說著我不懂的悲傷。星星也消失不見了,仿佛被人刻意的遺忘。我肆意的任我的寂寞,開始彌漫了整個村莊。這也許真的是太久遠的事情,那時候的我還在遠方流浪。想走了就背起行囊,走累了就卸下行裝。悲傷了就陪我的影子默默的哭泣,哭累了就一個人靜靜的看著西下的夕陽。大雨來了我就躲進閣樓裏開始靜聽,那風雨中下起的無盡荒涼。

還有那嫋嫋的茶香,又悄然飄散了我多少的惆悵。以為孤獨的日子,又將會持續多少青春的時光,直到春去秋來,滄海桑田,我們都開始滿身是傷。那是一個美麗的時光,那時的我還在迷惘。我想要,走到所有人都找不到的地方。心,荒涼了多少的春秋,又怎是片刻就如春天的花兒綻放。我以為我可以抗拒所有的沉重,可是生活卻叫我開始放開心房。我累了,喘息著,躺在藍天救世軍卜維廉中學下的山上,我嘶吼著,祭奠著遠去的流光。

我開始學會去愛了,我想把我的整個世界都寫滿她的故事。不止是因為承諾,也不止是因為孤單,那是一份美好而神聖的愛情啊,我希望她是掛上彩虹的光。不愛了,請放手,若愛了,請深愛。我走過了多少的四季,才來到你的身旁。那是我還愛的年紀,遇上了最美麗的你。不想去辜負上天突然的賜予,於是我開始變得小心而又敏感。總是在想著你說過的話語,開始把你所有的表情記憶。我把所有的情感都開始寄託在你的身上,我希望我們彼此就像置身在天堂。

也許,我是不是過於悲傷,或者對於人事過於絕望。我總是需要去守候,守候著你的開心或者微笑。我總是用我的目光,一直去守望,看著你快樂或者悲傷,也許,我會一直這樣,把自己所有的愁緒都放在自己的心上,而出現在你面前的永遠是堅強。我不是不會去脆弱,也不是不會去心傷,而是,當大雪來臨的時候,有一個溫暖的胸膛。轉過身去,淚水卻沾濕我會了衣裳。

所以,親愛的你要學會原諒,愛了我就救世軍卜維廉中學會出現在你的生活,而我的世界早已是你的地方。以後的日子,我會默默的守候,直到地老天荒。而我的目光,會一直靜靜的守望。夜,更深了,昆蟲都沒有音了。而我也即將睡去,只是最後還會看看,你所在的方向!

« 奇妙なことに | トップページ | 敷眼膜也是講究最佳時間的 »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を書く

(ウェブ上には掲載しません)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一覧です: 孤單的遠走:

« 奇妙なことに | トップページ | 敷眼膜也是講究最佳時間的 »